中国灯光网 - 业内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的专业电子商务平台! !

商业资讯: 行业综述 | 企业资讯 | 技术文章 | 产品资讯 | 行业聚集 | 热点专题 | 市场行情 | 市场分析 | 知识宝典 | 展会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热点专题 > 《梦想的声音3》“鸡腿灯光师”陷入“虫洞”舞美,一切穿越都是为了回归音乐性

《梦想的声音3》“鸡腿灯光师”陷入“虫洞”舞美,一切穿越都是为了回归音乐性

信息来源:loioo.com  时间:2019-01-25  浏览次数:34

  

  如今,节目的制作理念愈发多样化,棚内录制剧情式真人秀,户外搭建大场景化舞台,均屡见不鲜。牢牢把握着视听艺术半壁江山的音乐节目,衍生出蒙面猜唱、剧情演唱、星素合唱、男女对唱……让人眼花缭乱。

  而眼下热播的《梦想的声音3》(以下简称《梦声3》),则改变了演唱会只能在现场看的固有思路:既要有好音乐抓耳抓心,又要注重现场演绎。筑梦表演之外,更多了沉浸式、情境式的体验。

  一档音乐节目不做复杂的舞台置景,找来各类歌者,再加上两组乐队和“虫洞”舞美,非常不“综艺”,极度“现场感”,《梦声3》找到了让观众瞬间代入情绪的通路,从而引起极大的心理共鸣。

  在昨晚播出的第七期节目中,当6束射灯打在舞台中央念着独白的达桑身上,当胡彦斌唱出“要是能重来”、LED发出的亮光穿透全场,当红色的光晕和着林俊杰的歌声、琴声营造出慵懒又迷人的大上海风情,《梦声3》已然成功通过灯光的变幻抓人心魄。

  “我们对《梦想的声音》定位首先是音乐节目,再是综艺性。”《梦声》的舞美监督姜阳建在接受专访时,重申了节目定位。的确,观众之所以买账,不只是因为节目中歌者的业务能力和音乐素养等硬实力魅力依旧,更是因为对舞台灯光的细节把控赋予了观众“情绪流”,完成了声情交汇。

  还原音乐带来的悸动

  用小巧思直抵观众内心

  有意思的是,《梦声》以选手向导师“讨教”为圆梦的出发点,但出场时,选手本身是被关在梦想音乐盒中的,能否获得亮相资格由导师和现场观众来决定。所以,他们只能凭借歌声打动别人,原本,这种压迫感和紧张感是难以想象的。

  但很多观众能够感同身受,这源于节目组给“出场”这一过程增加了仪式感:选手站在舞台下方的通道,拿下基座上的话筒,舞台外部的灯带炸裂一圈再收回来,梦想音乐盒缓缓合拢,选手由升降台进入密闭空间。

  这一套触发机关是经过反复论证的,目的是帮助选手找到重新出发、豁然开朗的感觉。看过节目的观众肯定了解,《梦声3》邀请了诸多心怀梦想的歌者,其中不乏成熟歌手,他们不仅要玩得起,更要输得起,何时能够出场,甚至能否出场,都是不确定的。

  出道十一年的江映蓉选择《梦声3》寻找初心,不同于在其他舞台上的淡定自若,当梦想音乐盒完全绽开,她在明黄色、亮红色的背景灯前和着快节奏的《牵手》跳起舞来,情绪外露。

  完成这一呈现的整套设备其实都融合在舞美体系中,姜阳建介绍说,像虫洞一样的大笼子铁框架布满了灯阵、音箱阵,“舞美在设计的时候就考虑了灯光的位置,在整个画面里看不到常规节目里专门挂灯光的架子,因为舞美本身就是灯光的框架。”

  想要实现这样的架构,问题在于舞美框架的超大自重不允许再做承重结构的倒挂设备,所以常用的100*80cm的舞台灯必须舍弃。于是,他们找到了pub、club常用的三合一帕灯,轻量小巧、功能多样,一面是可以染色用的LED,一面类似于迪斯科球,剩下一面是贴满玻璃片的星光灯。

  有了这样的“神器”,激情欢唱时可以呈现畅快淋漓的快感,内敛走心时也能“静”下来。知己乐队的舞台就是抒情经典曲的范本,柔软的灯光营造出小酒馆里的惬意安宁,明黄色聚拢又扩散,点缀的红色彩灯或隐或现,缓慢流动。

  仪式感、自动隐形、适配不同曲风,灯光师的小巧思在舞台上处处可见,对气氛的渲染润物无声,光的节奏与音乐已合二为一不分你我。

  教导素人,辅助导师

  情境感、现场感从何而来?

  尽管素人不全是纯“素”,还有酒吧驻唱歌手、参加过选秀的年轻人这样有一些舞台经验的人,但他们让观众看到的,都是对舞台的渴望和勇于追梦的赤子心。“给他们更多便利条件,更多音乐支持。”姜阳建认为,节目组要做的是给他们专门的指导和个性化的舞台设计,展现出每位选手的优势。

  在没有置景、搭景和干冰机、气泡机的情况下,灯光设备是能够帮助选手填满舞台的唯一工具。于是,没日没夜的编程成了灯光师的工作日常,虽然灯光方案可以预先敲定,但选手如何配合灯光展示个人风格需要教导。

  彭席彦第一次登场时,在快节奏的灯光切换和扫射下,尽显女rocker的力量,谭维维却建议她:“要做到舍我其谁。”下一期再登台,彭席彦的演唱配合着有的放矢、快慢交错的灯阵,释放积累已久的能量,真正达到“舍我其谁”的状态。

  相较在舞台上还稍显局促的选手来说,熟悉舞台的导师总能在三小时的创作时间里为自己规划出气质独到的舞台,灯光师要做的,就是在这三小时里设计出辅助导师想法的灯光方案,给观众提供快速进入情境的通道。

  比如林俊杰认为以静制动是“大杀器”,灯光师就只给一支光束,让他安安静静地吐露心声,影子在地上拉长,仿佛在天堂诉说爱恋,姜阳建笑称:“我觉得那首歌到最后JJ唱哭了,虽然看起来他没有承认,但真的带进去了。”

  几十首歌下来,无论是推动观众走进素人歌者的世界,还是辅助导师完成奇妙的情境设定,灯光师总是在竭力将灯光的节奏变成音乐打动人心的一部分,张靓颖更是称赞他们是“鸡腿灯光师”,甚至把他们拉到自己的巡演团队,来负责舞台灯光的把控,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现场感。

  “鸡腿灯光师”

  是舞台工作者的狂欢还是台综的困境?

  “从《梦声》之后,这些设计师团体都可以说是国内一线的水准,大家的工作机会和受欢迎程度都得到很大的提升。”《梦声》的品牌效应能让舞台工作者重新受到行业的肯定和市场的倾斜,姜阳建很高兴。

  在流行、流量、资本、浮华大行其道之时,《梦声》被大众提及的往往是对表演的特殊设定,姜阳建这样说道,虽然观众看不懂(灯光),但好不好看感觉得到。比如,林俊杰唱《Lemon Tree》时,舞台左侧的光芒可能不会被注意到,但如果没有它,整体画面就会单调不少。

  事实上,棚内音乐节目在早期是没有定制舞台的,更没有定制灯光的说法,只是在录制不同节目时对LED适当调整。当超级网综以大投资、顶级流量入驻综艺市场后,硬件一轮轮升级,真人秀剧情反复编织,视效也变成越来越华丽梦幻,情感被有节奏的故事包裹,观众就像深入万花丛中,灯光师自然也成了各大棚拍的香饽饽。

  讲到网综对台综的影响,姜阳建表示,“市场经济,是非常透明的,台网最大的区别在于,每个平台对于自己节目气质的把控。”

  作为音乐节目,对音乐性的强调才是最终目的,它不仅体现在演唱者身上,也体现在与之相辅相成的舞台元素上。从《梦声》来看确实如此,好的舞台工作者和内容创作者不是一味在硬件上砸钱,而是回归内容本身去打磨细节。将音乐的节奏变为“情绪流”的表达,不仅让观众感到惊喜,很多时候也会给节目组带来更多想象的空间。

  《梦声》的热播说明观众对内容价值含量的期待还是极高的,对于创作者来说,能坚守住音乐节目的音乐性很可贵,台综要大跨步地变革,还得背负起时间、空间、成本的压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灯光网证实,仅供您参考